澳大利亚领先中文房产平台
您的位置: 首页 > 澳大利亚房产资讯 > 热点资讯

【悉尼第二机场未来如何建成】

发布时间:2016-12-21  来源:  

 

早在2002年,悉尼机场公司(Sydney Airport,ASX:SYD)通过《悉尼(金斯福德史密斯)机场销售协议》取得优先权利,与政府约定悉尼CBD商业区方圆100公里内兴建第二座大型机场时,可首先决定是否由已方开发和运营。

 

悉尼第二机场


新机场投资风险大增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报道,2014年九月西悉尼机场立项,悉尼机场与联邦政府的商谈也正式启动。然而,两年多时间过去了,双方对于这项重大基建项目的核心问题似乎还未形成一致,包括最关键的出资方式及份额。
 
悉尼第二机场主要服务悉尼西部地区的航空需求。未来十几年作为重要新兴开发区的西悉尼人口预计将增长一百万,增加航空运力对于保障新州经济增长、提升国内与国际竞争力,培养高价值商业经济、游客经济与旅游经济有重要意义。
 
12月20日,联邦政府向悉尼机场下达意向通知书(NOI),列出西悉尼机场开发及运营的重要条款,然而,却遭悉尼机场迅速泼出冷水,“绿地机场项目开发上的挑战不可低估,项目风险首先存在于采购环节与建设过程,绵亘长达10年的时间。另外新机场开业的最初几年,运营性风险、交通流量、融资与政治风险将达到顶点”。
 
据了解,悉尼机场希望从联邦获得长期大额开发贷款,并且要求在项目采购成本远超预期时有权选择全身而退。今日下达的NOI文件却没有关于采购风险防范或联邦融资支持的内容。
 
澳大利亚重大基础设施项目一经涉及政治议题,就会出现成本井喷及严重延期的惯相,最新进展暗示,悉尼第二机场或难逃例外。政府有义务减少纳税人在项目上的财务负担,而悉尼机场有义务对股东负责,对初步方案展开严格评估减少投资风险。双方至今不曾取得平衡。

政府铁腕有增无减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报道,近两年时间内,联邦方面的强势态度有增无减。据悉尼机场透露,谈判的前12个月其期待的结果是联邦政府出资承担场地准备工程,自己承担航空基础设施工程。随后的12个月,调整为就大部分开发成本取得政府的长期贷款支持,并在成本远超NOI预估时有权撤出。
 
显然,这些诉求都没有得到回应,澳政府拒绝提供直接融资支持。政府的铁腕不止于此,长达1000多页的NOI少了“合同”意味,更像是一份“最后通牒”。澳联邦城市基础设施部长弗莱切(Paul Fletcher)在下达文件时强调,相信新机场所有的建设与运营成本,都会在悉尼机场公司获得的99年期租约中得到回报和补偿。
 
西悉尼机场拟落座于Badgerys Creek,距离市中心60公里车程,项目投资额50亿澳元,预定于2026年建成开业,新机场包括一条3700米跑道加终端,可年运送乘客1000万人次。
 
尽管说基于正当商业利益考量,悉尼机场的谨慎姿态并不为政府所欣赏。弗莱切告诫,如果悉尼机场不愿承担成本,政府可以自己承建这个宏大项目,并向其它私营公司展开项目招标。“如果悉尼机场拒绝掉修建与运营西悉尼机场的机会,政府就有自由独力推进这个项目,或以今日类似的条款向其它私营领域企业提供机会”。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报道,无论对于谁而言,机场这样大型、复杂的长期项目都是一项充满挑战的投资计划。直到金融海啸之前,澳洲的大型基础项目都面临资金匮乏的窘境,许多开发方对于交通流量预测过于乐观,随后收不抵支,难以偿债,结果陷入财务灾难。布里斯班的BrisConnections、悉尼的跨城隧道、机场连线、Lane Cove隧道都是私营公司投资失败的反面案例,最终贱价转让出去,远远没有挽回开发成本。
 
面对前车之鉴,大部分银行与投资者都不愿意触及大型公共基础设施的绿地开发,除非有其它形式的参与动作可化减投资风险。在机场上,吸引航空公司与乘客是对开发方最大的挑战,从这点看,从西悉尼机场立项开始悉尼机场被视为最符合逻辑的开发方,一方面是有成熟的机场管理与运营经验,更重要的是乘客、航空公司业务联系及各方面商业资源。
 
有分析指出,联邦政府在新机场投资上采取强硬手段,或多或少与预算吃紧有关。五月时,联邦政府撤销了鼓励各州资产再循环以加大基建支出的8.5亿元补贴计划,另一方面,为服务集装箱船运,总投资15亿的Moorebank公路铁路终端项目上引入私营集团Qube做为合伙人,政府仅提供土地及3.7亿元开发成本。

开发计划的不确定性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报道,面对联邦政府限定的四个月考虑期,悉尼机场并不满意,总裁马瑟尔(Kerrie Mather)表示,“相信我方应有权获得9个月的斟酌期,我们会就这点与政府继续商谈”。据称文件最后版本与悉尼机场预期的有较大差距,其律师指出,如果对条款内容“极不熟悉”,有权要求更长的回应时间。
 
悉尼机场失望地表示,“联邦政府最近立场发生了变化,使得西悉尼机场的投资命题充满挑战”。
 
无论如何,对于西悉尼机场这块到嘴的肥肉,悉尼机场并不想拱手相让,况且新机场对于悉尼机场维护在新州航空设施运营上垄断地位有重要战略意义。即日起,悉尼机场将开始与承包方市场展开机密咨询,希望在有限的时间内尽量获取建设成本(包括场地准备与航空基础设施工程)相关信息,以辅助投资决议。
 
机场是回报最稳定的投资类别之一。目前往返悉尼的航空乘客数量正大幅增长,悉尼机场前半财年利润拉升19%。据最新公布的交通流量结果,11月悉尼机场客流量上升4.7%达到350万人次,国际乘客120万人次,较上年同期增长7.5%,国内客流增长3.2%,达230万人次。11月多条中国新航线的开通带来助力,预计可年增22.9万座次。
 
西悉尼机场开发方式面临不确定性,这场博弈是否会深化成僵局,引人担忧。澳联邦旅游局总经理奥苏利文(John O’Sullivan)周二参加场旅游业活动时说,新机场对国家经济和旅游业发展有关键意义,“机场是我们的门户,在吸引国际与国内客流量上都十分重要”。
 
厦门航空澳洲公司总经理陈杨华对于新机场的投建表示期待。“机场将能带来更多场地空间,因为实际上高峰时期悉尼机场是颇为拥挤的”。厦门航空每周到澳大利亚有10个航班,明年有望继续增加航班数。
 
如果悉尼机场放弃优先选择权,澳政府能否及其它私人投资者是否有胆量扛起西悉尼机场项目,目前的答案偏于否定。政府财政吃紧的情况下,或项目延迟是最可能的结果,并且更多要看悉尼机场在成本风险及投资选项上的努力成果。
 
澳洲对国际贸易的倚重及旅游经济的蓬勃发展,正提升机场资产的投资前景。在布里斯班西威尔坎普国际机场(Wellcamp Airport)是澳洲首个私营国际机场,主要服务于昆州图文巴地区的新鲜农产品出口需求。11月,阳光海岸机场从联邦政府获得1.81亿澳元贷款用于机场升级和拓展。


文章来源:  澳华财经在线
 

 

 

对澳洲楼花有兴趣?欢迎拨打免费热线或者扫描微信咨询,我们有100+个新楼盘,点击城市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