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领先中文房产平台
您的位置: 首页 > 澳大利亚房产资讯 > 热点资讯

【欠信用卡不还,自家房子被强行拍卖】

更新日期:2016-03-05  来源:  

 

 

澳洲是一个信用体系国家,按时还信用卡,按时交房租,水电费非常重要,如果故意赖帐或者长期拖欠,都会被后面的银行共享的信用系统记录,很多留学生不当回事。但是一旦你将来要向银行贷款买房或者贷款做生意,很多时候会因为个人信用问题被银行拒绝。这今年很多人买了未来的楼花,将来贷款的时候要小心了,如果信用不好,将来的贷款被拒,后果将非常痛苦。

下面刚刚发生的一个真实的案例说明了不还信用卡后果很严重。

澳洲一对墨尔本夫妇因欠下2万元的信用卡债务被从自家强行驱逐,自己的房子将被强行拍卖。

 

贷款信用卡


周二Aaron Szepesvary和Buket Ozdil因为欠下2万元的信用卡债务而从位于墨尔本的自家被强行驱逐,房屋的门锁被撬开,大门被撞开。

加上至少13.2万的诉讼费用,他们的总债务已经接近30万元。

当事情一开始的时候这对夫妇本可以轻松的还清2万元的债务。

但是他们没有这么做,现在失去了他们的所有。

法庭任命的破产托管人将寻求出售他们装修过的三房独立屋来挽回他们的费用,以及负债。

这对生活舒适的中产夫妇的生活被毁掉。

今晚,他们和2个孩子正在寻找一个避难所。

这是一个关于很多因素的故事。

很明显有昂贵的律师收费,以及糟糕的决定。

事件的中心是一个微小的错误是如何累积到你失去你的房屋。

40岁的Szepesvary先生和42岁的Ozdil女士都在2004年开了信用卡。

Szepesvary一直在运营一个业绩不错的视听用品公司,而Ozdil从政府领取残疾照顾津贴。

在全球金融危机的2008年Szepesvary的公司遭遇严重的麻烦,人们停止购买音响产品。

他们当时刚刚搬进位于Strathmore的新家。

他们对房屋进行了装修,安装了新厨房,翻新了孩子的睡房。

当有空的时候,Ozdi就带着7岁的Max和6岁的Jack去马路对面的公园玩。

他们用掉了信用卡的额度。

Szepesvary用掉了7千元,Ozdil用掉了1.1万。

而且他们停止支付最低还款金额(他们说他们一直在按期偿还房屋贷款的利息)。

他们收到无数的信件要求偿还债务,但是他们选择把头埋在沙子里。

在这个阶段,他们本可以轻松的还清债务。

在2013年4月,一家Szepesvary从未听说过的公司ACM集团给他们发信,说它已经购买了他的信用卡债务,他需要偿还债务,或者将开始启动破产程序。

Szepesvary既不能读也不能写。

他都是用手来思考和交谈。

他喜欢高端音响产品。

他对破产程序一无所知。

他说他没有理解会发生什么。

他不认识那些不断发来的信件,他也负担不起律师。

当案件开庭时他没有出庭,被法庭缺席判决破产。

“这个时候我们只是把头埋在沙子里”Ozdil说。

“这是我们自己的失误。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写信给法庭询问如何抗辩破产,因为我没有律师。”

三个月后,Ozdil也收到了来自Baycorp公司要求她出庭的信件。

她错过了出庭,也被宣布破产。

Baycorp和ACM集团都是债务买收公司。

他们可能是从信用卡公司购买了这对夫妇的债务,然后通过律师启动司法程序要求他们偿还。

在这个时候,Szepesvary在银行还有2万元的现金储蓄。

他们的房子也有价值30万的资产。

这个时候他们本可以轻松的偿还债务。

当一个人被法庭宣布破产后法庭将任命一个破产托管人。

他从法庭授权处理破产资产来尽可能多的偿还债务。

因为他们两人都被宣布破产,法庭任命了2个托管人。

Szepesvry曾经从社区司法中心寻求建议。

他获得的建议是接受破产。

因为他已经破产,没有律师愿意接他的案子,除非他能先支付2万元的费用。

就算在这个时候他们也本可以轻松的偿还债务以及费用。

这笔费用虽然不低,但是还没有达到最后阶段惊人的程度。

相反他们选择了抗争。

他们就破产事项向联邦巡回法庭提出上诉。

他们自我代理,并依据从网上获得的另一个破产人士的建议进入诉讼,然后他们的请求被驳回。

从这个时候起费用开始不断膨胀。

“我们就像一个高压锅。我们怎么才能解决?我们没有任何司法援助”Ozdil说。

在调解时他们说他们提出一些提议来偿还最初的2万元债务。

他们甚至提出可以给4万元。

但是托管人要求他们支付25万,被他们拒绝了。

根据他们在2015年9月获得的账目明细,每个托管人都要求支付超过4万元的费用,以及2.4万的未来费用。

此外还有1万元的利息,以及2.6万的诉讼费用。

全部加起来帐单达到291,124元。

到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无力支付债务了。

在2015年联邦法庭把房屋的所有权判给托管人,并授权它们可以把Szepesvary和Ozdil强行驱逐。

这对夫妇坚持了几乎两个月,跟法警争辩法庭令的合法性,并准备向法庭上诉。

Szepesvary在前院门安上了大门闩,并且完全不离开房屋。

在2月23日,法警抵达实施驱逐令。

当时Szepesvary并不在家。

由Ozdil拍摄的视频显示前门的锁被撬开。

她认为法警也切断了前院门的锁。

今晚他们无家可归。

他们现在住在Ozdil母亲的房子。

他们的房子已经失去,他们的生活也被毁掉。

一切都始于信用卡债务。

 

对澳洲楼花有兴趣?欢迎拨打免费热线或者扫描微信咨询,我们有100+个新楼盘,点击城市查看更多

免责声明:本网站上的所有资料仅供用户参考,具体的相关细节请咨询相关的专业人士,澳洲置业网不保证本网站的资料全面及准确无误。若因任何原因,本网站的内容或者用户因倚赖本网站的内容造成任何损失或损害,本网站将不会负任何法律责任。本网站尊重原创,部分内容由员工整理自网络,如知出处,尽量标明。如未标明,请邮件告知,如无意侵犯媒体知识产权,请邮件告知,立即删除。邮件:[email protected]